五级代理,返利5%的颜如玉因何走红?公司信用一言难尽或成发

文章正文
2019-12-02 19:15

从2007年到2016年10年间,以胶原蛋白之名问世的新品推出的数量以年均33%的速度在增长。由此可见,国内的胶原蛋白市场是非常广阔的。据智研咨询网发布的《2018-2024年中国胶原蛋白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介绍,随着胶原蛋白产品市场认可度的提升、产品应用领域的拓展,我国胶原蛋白需求总量将延续增长态势,预计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增长至45.80亿元。

颜如玉,就是其中一款在胶原蛋白领域有着不俗战绩的国内微商品牌,而其吸引代理商络绎不绝地加入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传言当年公司面临倒闭,老板去借“高利贷”是否确有其事?职业打假人许伟与颜如玉入股的广东中食营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纠葛,又牵涉出了怎样的关于产品宣传的问题?

五级代理,返利5%

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原名广州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特膳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7月11日,注册资本1.6亿元,实缴100万元(截止2018年年报统计),法定代表人李京卫,股东有李京卫与谢宁,谢宁为大股东。

另外一家颜如玉的企业为广州颜如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17日,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中振,股东有钟鹏、谢涛、王中振。据公司官网介绍,颜如玉这个品牌的创始人是谢涛和王中振,公司目前的CEO是钟鹏。

据悉,颜如玉于2016年前后(还有一种说法是2015年5月)进入微商渠道,至今已达四年之久。而这款产品在网络上的走红,所背靠的一大关键,无疑是其既有代理差价又有动态返利、如此双管齐下的奖金制度。

据了解,颜如玉的产品零售价为每盒238元,1箱为12盒装。颜如玉的代理级别共分五级,分别为董事(需购1190箱,每盒70元,总额100万元)、官方(需购260箱,每盒80元,总额25万元)、大区(需购46箱,每盒90元,总额5万元)、省级(需购8箱,每盒110元,总额10560元)、市级代理(需购1箱,每盒130元,总额1560元)。

颜如玉的代理商们除了通过代理差价获取相应利润外,还可以通过代理推荐代理获取5%的返利,举个例子就是,一个投资五万元的大区代理,拉来了一个投资五万元的大区代理,那么他就可以永久性地享受后加入的这个大区代理的返利的5%,也就是50000X5%=2500元,此后,这个后加入的人再补货款,先入局者也同样可以拿到其补货款中的5%作为返利。

那么,售价如此高昂的这些产品的成本价是多少呢?据《朝闻天下》报道,深圳某胶原蛋白代工厂知情人士对此表示,颜如玉等产品一瓶的成本价在四块钱左右,以一盒八瓶计算,每盒的成本价为32元。

成分疑云,背景交织

2016年10月,有媒体报道了包括颜如玉在内的3款产品未检出胶原蛋白的特征氨基酸——羟脯氨酸,这宗新闻在当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悉,羟脯氨酸是胶原蛋白18种氨基酸中的一种,为胶原蛋白特有,在正常胶原蛋白中含量约13.4%,在弹性蛋白中含量极少,而在其他蛋白中则不存在,但从成本角度看,企业似乎并无造假必要。华南理工大学食品学院的何小维教授曾在《消费者报道》中指出,“没有检出羟脯氨酸,就是没有胶原蛋白的存在。即便检测出羟脯氨酸,也并不一定就是胶原蛋白。明胶中也含有羟脯氨酸,但它不是胶原蛋白。”。

而广州颜如玉公司对此的解释是公司的海洋鱼皮胶原蛋白低聚肽口服液是保健食品,取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批准证书,批准文号为国食健字G20100776。其中明确规定保健功能为改善皮肤水分,标志性成分为低聚肽,不是羟脯氨酸,因此用羟脯氨酸的多少来评价产品是不科学的。

据宣称,颜如玉胶原蛋白蓝莓果饮中的成分包括:深海鲑鱼皮提取的低聚肽,蓝莓提取物花青素,沙棘提取物维生素C和菊粉……但个人简介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型中产阶层消费指南服务平台”的“iDS大眼睛”对此表示,他们没有检测出来颜如玉的这些成分。

当我们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通过特殊用途国产保健品一栏中搜索广州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时,我们发现弹出的是“颜如玉牌芝华露口服液”,而非“颜如玉胶原蛋白低聚肽蓝莓果饮”。

又经该产品的外包装显示,我们发现其被委托方其代加工方不止有过一家,从一个版本的外包装上,我们发现为该产品代加工的是时代生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另有包装显示,被委托方还包括广东中食营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内。

上文提到颜如玉等产品的成本一瓶在四块钱左右,事实果真如此吗?为此,我们联系到了时代生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某负责人,对方透露,颜如玉这种产品按一次性购置50万瓶计算,每瓶的成本价大约是3.5元。

另外一个挂着颜如玉名号的产品为颜如玉R海洋鱼皮胶原低聚肽口服液,经查,该口服液在2012年12月11日由芝华露牌海洋鱼皮胶原低聚肽口服液变更而成,该款保健食品的保健功能为改善皮肤水分,申请公司为广州市金龟寿药品有限公司。2016年,广州市金龟寿药品有限公司在接受中国食品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广州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颜如玉保健食品有广州市金龟寿药品有限公司授权。

根据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及出资信息显示,金龟寿公司曾经也是在颜如玉公司占股百分之九十五的大股东。经查,广州市金龟寿药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2月24日,法定代表人为谢宁,股东有谢宁与李京卫,谢宁为大股东,这一高层构成情况与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顶层构造也十分相似,且据启信宝显示,该公司还与广州颜如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还拥有相同的邮箱和网站域名。

此外,据天眼查显示,金龟寿公司还有先后多次落入“失信被执行人”或“被执行人”名单中的不光彩的记录,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也曾牵涉其中。

误导宣传,欺诈行为

话说回来,颜如玉之所以能在国内胶原蛋白市场中脱颖而出,除了其代理制度的“魅力”外,代理商们宣传为“复购率达到90%以上”的颜如玉的产品,究竟还有着怎样的与众不同之处呢?

据相关宣传材料显示,该产品拥有上述图片中的诸多功效,那么,这些宣传靠谱吗?

我们不妨从侧面来看,入股央企广东中食营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可以说是颜如玉最近几年的一个大动作,然而,该公司在天猫电商平台上对其某款产品宣传上的漏洞,就被职业打假人许伟盯上了。

在这起纠纷中,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最终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宣传。在这场官司中,中食营科公司向许伟销售的涉案产品属于保健食品,中食营科公司在涉案产品页面宣传“低聚肽你不知道的健康功效”具有“保护肠胃粘膜、安全降压、降低血脂、抑制胆固醇”等功效,因涉案产品“每100g含有低聚肽4.8g”且涉案产品的主推特色成分即为低聚肽,中食营科公司借助宣传涉案产品的所含成分“低聚肽”的功效明示或暗示该产品的功效,极易误导消费者误以为涉案产品亦具有上述功效,构成欺诈行为。

公司信用,“我不要了”

关于颜如玉这家公司的企业信用如何呢?一言蔽之,就是“一言难尽”。

我们可以从颜如玉的纸盒包装说起,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佛山市南海区天业彩印有限公司曾将广州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并诉称:2013年10月至2014年6月期间,原、被告有定作纸盒的业务往来,双方约定定作款的结算时间为货到月结,但被告惯常拖欠。

2015年7月19日,被告向原告回传《对账单》,确认截至2015年7月13日止,被告尚欠原告定作款24万多元。该对账之后,被告于2014年7月至2015年7月期间陆续向原告支付了16万元,剩余定作款8万余元拖欠未付直至法院开庭。

此后,被告又向原告定作纸盒一批,含税单价4.2元,数量20000个,定作款金额84000元,结算方式及期限为“预付30%订金”,提货时付清尾款,另约定,订单下单起五日内供货方免费送货到订购方仓库。但被告仅预付了原告30%订金25200元,之后一直拒付剩余70%提货货款58800元。当年9月,被告总经理王中振发来短信,声称“我不要了”(即取消合同)。

经法院审明,被告广州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应向原告佛山市天业彩印有限公司支付货款14万余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息随本清。

此外,因拖欠运费,颜如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还被广州市金大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告上过法庭,法院判处被告支付相关费用共计6万余元;无独有偶,由王中振担任企业法人的广东中食营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曾因合同纠纷而被山东世纪阳光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法院判处被告支付广告发布费54万余元。

此外,知名媒体人龚文祥在一篇题为《这样逼自己不要脸的人,做销售不可能不成功!》的文章中提到颜如玉公司曾在早年面临倒闭,公司老板还为此借过“高利贷”,这是真的吗?

颜如玉进军微商是2016年前后的事,果然,我们也确实在对应的时间区间内查询到了相关信息,据《谢涛、陈忠阳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8月13日,蒙毅(甲方)与谢涛、陈忠阳、颜如玉公司、金龟寿公司(乙方)、王中振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由甲方借款145万元给乙方,借款期限从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11月12日止,月息3%。此后,围绕着借款、还款,双方还打过两场官司。

后记

最近几年,胶原蛋白产品几乎可以和花青素,白藜芦醇在口服美容保健品市场呈三足鼎立之势,随着胶原蛋白这一功能型的食品配料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熟悉,这片市场也引来了更多入局者们的前赴后继。

截至2017年12月,在大型及连锁商超、电商平台等多渠道销售的颜如玉口服液累计销量突破数千万瓶。这样一家有着如此惊人销量与品牌号召力的企业,却在近年来总是诉讼缠身,这究竟是谁的问题呢?而在此后,颜如玉将会走上怎样的发展之路?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