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疼痛变为疾病,你治对了吗?

文章正文
2019-06-12 04:50

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疼痛。在当今国际医学界,疼痛已被列为继“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然而,即使在现代医学不断取得成就和突破的今天,人们在面对很多疼痛问题时仍显得无能为力。疼痛对很多人而言,已不仅仅是身体对于所遭受伤害的保护性反应,而是严重影响到生活质量的一类疾病。

对此,北京东城中医医院骨伤科专家、经筋学说与长圆针疗法发掘者薛立功表示,当疼痛变为疾病,要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

跟膝关节进行“持久战”

今年40多岁的刘女士膝关节已经疼了20余年。上高中的时候,她体育成绩很差,为了能够通过会考苦练了一段时间长跑。可能因为练习不得法,没多久她的膝关节就开始隐隐作痛,800米跑步都坚持不下来。到医院检查,大夫说是关节运动损伤,开了止痛药和膏药。

从那时候起,刘女士的关节就时好时坏,找了几家医院,有的大夫说需要补钙,有的大夫建议吃关节软骨素,但都没什么明显效果。等到她生了孩子后,膝关节疼痛变得更加严重了,别说大强度运动,就是平时走路都会疼。

为了治病,刘女士扎了半年针灸,总算不用三伏天还戴着护膝了。接着找了几位中医,都说她湿寒太重,只能中药慢慢调理。但不管是针灸还是汤药,都是治疗时有效,针药一停过不了多久又会反复。十多年来,刘女士跟膝关节进行着一场没有尽头的“持久战”,治一治就好一点,不治了过一段时间就接着疼。

腰椎间盘膨出正骨未解决

在薛立功的诊室,像刘女士这样的病人很多,他们大多已跟肩颈、腰、腿等部位的疼痛打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交道。

章先生,腰疼30余年,最初始于一次不小心“把腰抻了一下”。因为腰疼的毛病,章先生已经20多年未敢睡过懒觉,即使他用的是最硬的棕床垫,睡觉时间长了腰也会疼。

最严重的几次,章先生因为稍一弯腰就“闪了腰”,剧痛难忍,导致十多天完全卧床不能动。核磁检查显示其腰椎间盘“膨出”,经中医手法正骨,情况有所好转,但疼痛问题未彻底解决。

陈女士,右侧肩背处疼痛3年多,最怕夏天开空调的日子,晚上经常疼到无法入睡,适当运动如游泳之后有明显好转。西医诊断为“筋膜炎”,推断是由长期单侧背包造成相应肌肉损伤引起。

小吴,酷爱运动,右脚脚踝两年内反复多次扭伤,怕冷,肿胀,穿袜口较紧的袜子或裤脚略窄都会引起踝部明显不适……

病根不在骨而在“经筋”

经过检查,薛立功认为上述疼痛患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经筋”问题。

据了解,“经筋”是十二经脉的附属部分,是十二经脉之气“结、聚、散、络”于筋肉、关节的体系。“简单地说,经筋就是按人体运动力线分布的肌肉、韧带以及附属组织。”

据薛立功介绍,背、腰、膝关节等肌肉关节出现的顽固疼痛是肌肉、韧带(经筋)附着处因长期反复损伤,形成了瘢痕(结筋病灶点)所致。瘢痕长时间反复积累,用一般毫针、理疗、AM等方法难以解除。

“另外,临床上我们发现,大多数与骨伤科打交道多年的患者,导致其疼痛的根源其实并不在骨头上。因为关节软骨并没有痛觉神经,所以疼痛的不是骨,而是经筋。在为患者触诊时,可以直接触摸到有压痛的经筋病灶点,这也正是‘痛在经筋不在骨’的佐证。”由于病在“经筋”而不在“骨”,因此,那些针对“骨”的治疗也很难收到良好效果。

长圆针对“经筋”病灶治痛

薛立功指出,上述与损伤、退行XB变相关的疼痛问题一直以来都备受中西医关注,解决思路和手段也各不相同。止痛是针对疼痛症状的解决方式,以减轻疼痛为目的,不能达到直接根除疼痛的目的;治痛是针对疼痛的病灶采取的治疗措施,目的是清除疼痛病灶,虽不是单纯止痛,甚至不去止痛,但能从根本上解除疼痛。基于经筋理论的长圆针疗法,就是直接针对患者最容易发生的疼痛病灶——经筋而采取的一种治疗手段。

具体来说,长圆针疗法就是运用“解结法”,即解除经筋粘连而形成的横络,松解强加于经络上的结络、条索压迫,使瘀滞的气血通畅,从而达到从根本上“治痛”的目的。

“打个比方来说,经筋跟经脉就像是路跟车的关系,如果只着眼于经脉,都是在修车,但有一部分疾病并不是车的问题,而是出在了道路上,只修车显然不会收到效果。只有把路障清除,道路恢复畅通,车才能正常行驶。”薛立功说。

专家答疑

长圆针治疗需患者面诊

Q:长圆针治疗要多久?

A:长圆针治疗通常3-4次为一个疗程,治疗后马上能正常活动,不影响工作生活。治疗位置两天内不能沾水,一周内不要过度运动,注意保暖,一周后需要复查。

Q:长圆针治疗疼不疼?

A:长圆针治疗时会用牙科使用的注射针头在病灶局部注射一定量的稀释的MY,很快就会起到局部MZ的作用。患者多数只会感觉到注射MY时的轻微疼痛。

Q:可以看片子诊断吗?

A:经筋病诊断需要通过触诊,根据痛处所处经筋沿点线分布的规律检查出所有病灶点,从整体上判断病情。影像学检查不能为经筋病提供诊断依据,患者需要面诊。(记者 岳清秀)

文章评论